姬長信(Redy)

五环外中年程序员的倔强


“在中国程序员工作是青春饭吗?来自一个计算机专业在读学生的害怕。”知乎上,这个问题时不时就会回魂,爬上热榜,经久不衰。最高赞的回答是:互联网没有中年人。

 

时代巨变,从传统IT到全面上云,技术迭代一波波浪潮,中年人看起来似乎不合时宜。但拨开技术破壁的一层层波纹,中国企业从资源驱动转向技术驱动,五环外的中年人似乎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在技术破壁的最外延,我们找到了一家鞋厂和一家水泥厂,采访了那里的技术人,呈现他们在大家认为的夕阳产业里对抗中年危机的故事。




01

我在鞋厂做IT


几乎是中国第一代程序员、在特步工作近10年、年近40岁的时候,王海能同时迎来了事业的至暗和高光时刻。

 

2016年夏天,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部门如此重要,但方式有些惨烈——在特步的年中峰会上,几乎所有分公司的总裁都指着IT部门说,你们这玩意数据不清不白、东边库存积压、西边严重缺货、大促时要么超卖要么断货……总之,IT系统严重拖了业务的后腿。

 

坐在台下的特步创始人丁水波火了,拍着桌子说,“不管花多少钱,都把这个信息系统给我换了。”包袱就这样甩到了特步IT部门的肩上。



如鲠在喉,一口气咽不下这个难题,却也吐不出啥解释。闽南的盛夏暑气尚未消退,闷热难耐,但王海能却生出几分“风萧萧兮”的意味。他心知肚明,这是背水一战,干不好,就得收拾包袱滚蛋了。人到中年,压上职业生涯做一个项目,有妻有子有房贷,压力可见一斑。

 

承压的不只是王海能和他的同事们。这一年的中国鞋服行业,跃过了“中国制造”的巅峰,成本和规模的两大优势逐渐失色,还恰逢外贸萎缩和互联网渠道崛起,可怕的存库激增和利润萎缩如影随形。

 

特步创始人丁水波老家晋江,一个常住人口只有190多万的县级市,是中国最大的运动休闲鞋服生产基地,一度年产5亿多双运动鞋,连锁门店规模超过3000家的就有特步、安踏、361、贵人鸟、乔丹、匹克、鸿星尔克、柒牌、利郎等等。

 

后来包括丁水波在内的一众泉商大佬,曾在九牧王董事长儿子婚宴上携手高歌一曲《爱拼才会赢》,唱出了乌边港儿女的峥嵘岁月。他们敢赌敢拼征战市场,砸钱请一线明星代言,拿下CCTV5一半广告。德尔惠老板的故事更加具象,他在周杰伦家楼下等了两天,拿出当年全部利润,声情并茂说服周杰伦签下10年代言合约。

 

现在,丁水波也要做一件爱拼才会赢的事情,一件普通鞋厂不会做的事情。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拿出当年投代言广告的架势,投入新技术来拉动第二次增长。

 

2016年9月,王海能和他的同事们从厦门搬回晋江,闭关信息系统重构,“这件事,做成了就是英雄。”英雄的背面,可能是烈士。只是爱拼才会赢的晋江人从来也不给自己看硬币的这一面。

 

从历史的角度,技术的飞跃有两种情况:


1、商业发展突破了现有技术,逼着新技术的出现。


2、新技术出现,可以创造更好的商业模式。

 

换掉一个IT系统,即使对互联网巨头来说,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阿里巴巴当年“去IOE”就是因为传统IT没办法支撑互联网业务,于是投入巨大的财力人力建设了阿里云。

 

对特步来说,IT部门更加清楚,从0开始平地起高楼不现实,自己要做的是看看有没有前人走过这条路,还能摆的出实际效果。

 

王海能和他的同事一起,把几家公司的方案拿来分析,发现是换汤不换药。“那几家软件公司那几年也没怎么变,无法支撑线上线下融合。”前前后后,评估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结果是无法满足特步既要又要且要的需求。

 

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没有技术系统的统一,企业内部就还是一个个独立的烟囱,每次创新都得从头建设IT系统;没有数据的统一,就依旧是东边缺货、西边库存积压,智能商业更是无从谈起。

 

最后没想到的是,这样的解决方案,居然是阿里巴巴提供了。10年前,阿里巴巴也苦恼过技术不通和数据不通的问题,用飞天云操作系统和大数据平台的建设解决了基础设施的问题,用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解决了创新和智能的问题。

 

中台这个来自阿里巴巴的概念,在全球找不到对标物。在后来的数年间成为所有互联网公司的模范对象,但都不得要领,连亚马逊被问到如何看待中台时,也无从谈起。

 

时间和空间的折叠让特步遇上了阿里,IT系统升级的方案,就这样被定了下来——特步决定全面上云,用阿里云的架构,搭建台。

 

但特步内部,业务部门几乎没人看好的。有人在心底盘算,老牌软件公司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阿里巴巴一个卖货的公司,还能懂这个?只有泉州和厦门的分公司总裁跳出来拍板,新的系统无论怎样,我们都自愿当小白鼠。

 

从那一天开始,王海能曾经以为这辈子都碰不上的996,却成为家常便饭,有时候恨不得是007。领导看不过去,给他们提交了一份特殊申请,周六要给加班费和晚上加班必须安排晚餐。最焦虑的一段时间,团队几乎有半个月都没怎么睡过觉。

 

中台与平台最大的差异,是类似淘宝这样的平台,商家直接开店就行,但中台是需要被集成的,要么是阿里云的生态伙伴动手、要么是企业自己动手。

 

6月6号,一期产品正式上线,主要针对线下分销系统的改造。“就是一场赌博了,开始了就回不去了。”结果,一上班,系统就挂了,大量线下门店反映无法收银。王海能倒吸一口冷气。

 

项目上线前夕,阿里云的架构师飞到晋江,和特步的IT团队一起扛了一场硬仗。从6月到8月,王海能和同事们每天都在不停地改bug、填坑。每周末,他们都会抽空去吃一顿海鲜,“太辛苦了。

 

到8月初,经过一次优化之后,暴躁的系统稳定下来。曾经袖手旁观的业务部门都惊呆了。“就那两个月的事。扛过去,就扛过去了,扛不过去,项目就宣告失败了。

 

到现在,每年6月,王海能和同事们都会聚餐一次,敬“晋江往事”一杯酒。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但跨过去就是成功。他也成为阿里云的MVP成员,乐于跟同行分享其中苦乐成绩。

 

系统上线的当年,特步线上线下全渠道成交额就破了3.1亿,小白鞋热销22万双。用户订单几乎全部通过智能算法的方式实现了自动派送,不仅做到下单第二天6点前准时发货,且近八成同省发货,近三成同城发货,不仅让用户更快拿到商品,物流费用也节约了一半以上。

 

这一年,特步全渠道项目荣获了当年的总裁特别奖,这是特步嘉奖为公司战略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专项或专人的最高奖项。

 

到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特步营收同比增长25%,创下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全年净利润增幅高达61%,三年转型效果初显。


02


人生在35岁重启


开始于2008年的外贸下滑,在溅起一片惊呼的同时,也被动地推进了国内的基建投资和产业转型,这两个现象在水泥产业留下的深刻的痕迹。

 

“从2012年开始,水泥的价格一直在跌,利润跌得微乎其微。”东华公司的惠井洲对这场危机感觉印象深刻。环保要求趋严,也使得水泥厂更不讨人喜欢,被贴上“落后产业”、“产能过剩”的标签。

 

2006年,他大学毕业,没有去北上广,而是进入山东当地的一家矿企当技术人员,留在小城淄博。他的命运一直是被推着走的,先在火电厂,然后在水泥厂。几年之内,惠井洲按部就班,结婚生子,过着三线城市里,亲戚们羡慕的平稳生活。



冬天来了,一些小水泥厂苦撑不住,最终倒闭。东华水泥厂一位副总裁曾不无担心的说过,“不知道过两年是不是该轮到我们。” 惠工从没有想过那一天。

 

当东华公司信息化负责人第一次把阿里云的工程师请到水泥厂来时,一桌子老技术人员,一脸狐疑地瞅着对面几位穿着T恤牛仔裤,30出头的年轻人。十个人中有八九个都反对这场改造。

 

他们不懂算法,不懂AI,不会写程序,他们对阿里的了解也仅限于马云和淘宝。一个卖货的公司和水泥简直八杆子打不着。会议争执不休,直到这位副总裁出面,才决定下来。

 

水泥行业是24小时产线,机器从来不停的,产量靠中控台上对电流、电压、阀门等多个参数的综合把控。三班倒的中控员们通过控制台设定参数。水泥的产量和质量,与他们的经验密不可分。东华水泥和阿里云合作,就是希望能用机器控制生产。

 

技术人员们翻遍所有文献,没有这方面先例——这是一个从未有人尝试的事。即便在项目调试的过程中,他们也一度对算法充满怀疑。据说,有人还在晚上偷偷关掉了智能控制的开关,还以为能不被发现。这让远在杭州的工程师感觉啼笑皆非。

 

数据最终说明问题。

 

在东华公司里,阿里云的工程师交出了一张令惠工们吃惊的成绩单。在此之前,厂里最熟练的老师傅操盘喂料,一台机器的产量平均数在460t,但是,用算法控制的机器的平均数能上470t,最高的时候数字跳到了480t。

 

按照数据估算,东华年节约标煤7200吨,节电480万度,节水2100吨,减排二氧化碳22732吨,增加综合经济效益上千万元。在惠井洲的印象里,开会的时候,反对“水泥大脑”的人一次比一次少。但向工程师提需求人越来越多,有的老工人甚至用钢笔给他们写信,像小学生一样,长篇大论地交流自己的感受。



一位叫杨涛的高级工程师,在试用了三个小时智能系统之后,感到困惑。于是,他开始向AI学习,调整人工操作的参数,产量很快追平了——数据开始教他修正曾经日积月累的经验和惯性。

 

“我好像什么都不懂了,好像又开始懂了。”这位山东汉子,压低声音,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03

 结语


他们这一代人,见识过资本、技术和商业博弈,甚至彼此颠覆。他们曾经深受其益,也一度被新的浪潮推到边缘。但是,当转型成为整个时代的命题,科技逐渐破壁时,这些中年企业和企业里的中年人的故事弧光突然出现了。所有人被摆在了一条新的起跑线上。

 

拥抱变化成为一种新常态。国企的水泥厂中控员放下重重顾虑,把中控室让给了算法,新华书店希望用年轻人的玩法留住年轻人,特步把品牌创新空间搬到了IT部门和机房。

 

他们的故事最终指向这样一个命题:所有的中年危机,靠“熬”是过不去的。在这个复杂多变的时代,随时保持跨出安全区和舒适区的勇气。在变革的中国,年轻态是一个和年纪无关的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