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長信(Redy)

痴迷《红楼梦》的他,来《逆水寒》鼓捣大观园-ios学习从入门到精通尽在姬长信

​​分享最热门的资讯

都说《逆水寒》里卧虎藏龙,各路英豪相聚大宋武林。大家有各自不同的性格与身份,摩擦出了许多精彩的火花,这也使得《逆水寒》的江湖精彩而真实。

而最近,小编又发现了一个神奇宝藏!

有位玩家居然把《红楼梦》的大观园100%还原到了江湖之中。

一进入庄园,抬眼望去,大观园中如画的景致如刀般一笔一划在小编的脑海里铺展开来。

曲径通幽沁芳亭,绿竹掩映潇湘馆,一步一景怡红院,开到茶靡花事了。正所谓:纷纷盛景,处处寂寥。

就是那个味!

没想到,现实中的“两儀式”还拥有多重身份,数字营销服务公司市场公关负责人、游戏庄园达人

(“两儀式”真人照)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深爱着《红楼梦》以及林黛玉,近30年都在做着一个和它/她有关的梦。

没读几分钟,这本书便被丢在了书柜深处

“初读《红楼梦》是在小学的时候。当时什么都不懂,觉得这书没什么意思,来来回回,都只写了一些日常琐碎,远不如武侠小说来得起劲。”

没读上几分钟,这本书便被“两儀式”丢在了书柜的深处。

然而总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就像地震,在相当遥远的地方刹那间发生了又消失,可它制造的涟漪持续不停,最终久久震撼了你的生活。

初二暑假,因为被要求写读后感作业,“两儀式”再次不情愿地拿起了《红楼梦》。

而这一次,他落泪了。

大观园众人,他独爱林黛玉

这次,“两儀式”开始注意到林黛玉这个人物,他隐隐觉着这个寄住大观园的“可怜人”像极了当时的自己。

“因为父母在外经商,我小时候一直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有时候开家长会,父母都没法参加,别人放学都是一大家子,我往往只是一个人。” 

所以当“两儀式”读到林黛玉见旁人皆有父母陪伴,自己却孤身一人,随后念出“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 ” 时。

他一直竭力控制的东西,在脑子里炸开了一片白光,鼻子一酸,眼泪也不自觉得滑落了下来。

和林黛玉的这个缘分,就这么结下了。

红楼中一众男女塞满了他的青春

从那以后,红楼就作为他的常备书,放在床头,时时翻阅。

之后“两儀式”步入高中,这是所有人都热捧青春小说的年纪,安妮宝贝、郭敬明都是大家课后热议的话题。

唯独“两儀式”有些特别,当大家在讨论一个个爱情桥段时,他立马就能在《红楼梦》中找到类似的情节,而更多是关于林黛玉的。

比如,黛玉心疼宝玉写不出好诗,于是写了小纸条帮他作弊,像极了学霸女同学和学渣男生的爱情故事。

又比如宝玉和黛玉暧昧相处时,奶娘在一旁不识趣地唠叨,被心明眼亮的王熙凤一把拖走,也颇有韩式爱情小说的风格。

而令他记忆最深刻的,当属宝玉对黛玉表白场景。

有一天,林黛玉因错怪贾宝玉,闹脾气了。贾宝玉一时忍不住向黛玉表白。

但是他没有说“我爱你”、“我喜欢你”这种话。

而是对着林黛玉突然来了一句“你放心。”  

“其实在现实中也一样,再多再多,也抵不过一句‘你放心’。”

而这一刻,“两儀式”的心扉也被打开了。

林黛玉成了他的理想型女友

随着年龄的增长,“两儀式”对林黛玉有了更多不一样的情愫。

他一度把林黛玉当做理想型女友,对你撒小性子,但理解你、认同你,有才情,脾气还好。

小编:“脾气好?林黛玉不是公认太矫情?”

两儀式:"那是许多人基于86版林黛玉的误解,其实你去看书中的林黛玉, 你会发现她可好玩了。”

(两儀式cos)

“举个例子,有一次林黛玉去看宝玉,被婢女关在门外不让进,黛玉很伤心,但始终没在贾宝玉面前提过这个事。”

就连面对薛宝钗,林黛玉也表现得颇为大气。

在得知贾宝玉喜欢自己后,黛玉没有再耍过小性子,和薛宝钗关系也越来越好,互称姐妹,最后还认薛宝钗母亲为干妈。

薛宝钗哥哥的小妾想学诗,连薛宝钗都不愿意教,唯独黛玉没有嫌弃,还很认真地教她。

“你说,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有谁会不爱呢?”

我想让林黛玉的大观园活过来

出于对文学的热爱,刚从大学毕业的“两儀式”,决定成为一名记者。

有一次,他被派去采访徕卡相机中国区副总裁进行专访。

在入驻天猫之前,徕卡一直有自己的品牌调性,也很高傲。

但随着电商的普及,徕卡也不得不放低姿态,在天猫开店。

徕卡的贵族基调和迫于现实不得不适应潮流的策略,让“两儀式”想到抄家之前的宁荣二府。

即便老道如他,也不禁在采访中突然游神。

“如果当时贾府也能及时作出改变,那么大观园中那些灵动的姑娘们,尤其是林黛玉的命运是否会不同?”

这一刻,他突然想在某一处让林黛玉活过来,再不济,也得复刻这片大观园。

未完成的愿望,慢慢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还原介质,这个想法一直停留在“两儀式”的脑海里。

这个未完成的愿望,也慢慢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直到偶然间,他进入了《逆水寒》,发现这片江湖之中有太多太多《红楼梦》的影子。

有一次,“两儀式”尝试了庄园系统,他看见有一座亭子,叫“沁芳亭”。

他瞬间就想起了《红楼梦》里贾宝玉给沁芳亭命名的情节,以及他们大大小小的故事。

接着他又在江湖某处发现了一座名“为蓼汀榭”的水榭。

这也让他想起元春因觉得蓼汀花溆太过华丽,而说的那一句“蓼汀即可,何必花溆”。

这些三三两两的巧合,让“两儀式”萌生了在《逆水寒》复刻大观园的想法。

他想着,如果不能留住红楼梦中那些灵动的面孔,能给她们搭一座园子也好。

于是他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从各类红学网站上找来了大观园的平面图,再根据红楼梦中大观园各处景致的描述,搭出了一座如真如幻的大观园。

复刻大观园的过程远比想象中要艰辛许多。“两儀式”一方面要熟悉游戏中庄园建造的技巧,还要到原著中翻找曹公笔下大观园的样子。

他一边学习庄园知识,一边找来了做游戏场景规划师的同学,指导如何在庄园中布景才能更加自然。

因着对黛玉的熟稔,潇湘馆是他最先复原的地方。因想着黛玉曾在这里修竹,题诗,落泪,故而复原得格外细致。

除了黛玉最爱的掩映回廊,翠竹芭蕉,他还特地在潇湘馆外不远处复原了一处花冢,正是小说中黛玉葬花的地方。

她爱的落花,流水,竹林,回廊,还有那只鹦鹉架,他都替她一一放好了,只是不知扛着花锄,提着绣囊的黛玉,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

和红楼梦的多年承诺,在这一刻有了了解

潇湘馆之后,紧接着就是宝玉的怡红院。左海棠右芭蕉,正是宝玉最爱的“红香绿玉”之景。

怡红院之后,是宝钗的蘅芜苑。脂批有评,钗黛名虽二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

说得正是红楼中所写的宝钗和黛玉,实为同一个人。因此特意让宝钗的蘅芜苑和黛玉的潇湘馆比邻而居。

他还特地给蘅芜苑做了雪景,以搭配宝钗“山中高士晶莹雪”的判词。

看着这些在脑海中呈现多年的景致被自己一处处复原完成。

仿佛自己和红楼梦多年的“承诺”,在这一刻有了了结,“两儀式”变得无比轻松了许多。

这一下,他“病”得更深了

完工后,“两儀式”迈开步子往园子里头走去,奇异感丝丝缕缕的缠绕着他。迈步的每一个瞬间,都仿佛真正进入到了那个莺声燕语,花红柳绿的大观园中。

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夏日,午后,鸣蝉,荫柳。

熟悉的景致,闪回的桥段,所经之处,想象中热闹的大观园,此刻却空无一人,这让“两儀式”不由产生了“幻灭” 之感。

在“两儀式”心里,其实依旧希望红楼中那个灵动的女子能有不同的命运。

但真事隐,假语存,他所能做的只是搭建一幅幻景盛世大观园,等她唱着“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回来。

ios学习从入门到精通尽在姬长信

百度未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