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長信(Redy)

90 后程序员健康现状:掉头发、油腻、腰椎间盘突出……

作者 | 年素清

责编 | 伍杏玲

出品 | 程序人生(ID:coder_life)

研究表明,我们30岁以后人体开始进入衰老期,从30岁开始肌肉的衰竭速度明显大于生长速度。这意味着,第一批90后即将迈入衰老期,身体的各项机能也随之一点一点地退化。

对于那些整天坐在格子间里专心Coding、缺乏运动和体育锻炼的程序员来说,亚健康、体能下降,甚至是疾病,都是无法避免的。

那么90后的程序员们,你们的身体怎么样了?

大力,90年,男,坐标南京

毕竟是岁月不饶人啊。90后出生的我,今年都已经三十岁了。

三十岁哪里都好,薪水涨了,职位升了,房子买了,老婆有了,就是好身体没了。

三十岁的办公室职员,尤其是干我们这一行,整天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的IT男,十个有八个面临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痛、肩周炎等一大堆职业病,早上一觉睡起来,腰疼得起不了床。

以前上大学那会儿,身体倍儿好,大冬天穿件短袖去操场上打篮球,就是不小心着了凉,也用不着去医院吃药打点滴,喝点热水挨个几天就自然而然地好了。

可现在呢,一不小心感冒了,不去医院挂号看医生根本就撑不下去,扁桃体发炎嗓子疼喉咙痛……并发症一大堆,又是吃药又是挂水,拖拖拉拉好一阵才能从痛苦中解脱。

腰疼背疼嗓子疼还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哪儿都疼还得带病上阵,工作照样得做、代码照样得写、需求照样得改,老板绝不会因为你的感冒而怜悯你,感冒算得了什么大事呢?除非你真患了什么大病需要动刀子住院,躺在床上修养倒能清静一阵子,可是谁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换取短暂的宁静呢?

小毛病,忍忍吧,谁还没个哪里不自在!想想办公室新来的小李,天天加班吃外卖,前阵子胃穿孔,请了假到现在还没来上班。再说说隔壁办公室的老王,骑单车摔了一跤,大腿受伤了。大家都不容易。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说啥都得好好保护它。去年楼下健身房开业,经不住销售的热情和忽悠,我和老婆办了张家庭卡。现在无论工作有多忙,我每周至少去健身房两次,哪怕不撸铁不举重,就是去跑会儿步骑一会儿动感单车,总比宅在家里强。

苏芸,91年,女,坐标南京

转眼硕士毕业已经三年了,托学校和我所学专业的福,2016年校招顺利拿到了南京乃至全国著名一线大厂的Offer,南京某为研究中心。

离开校园这座象牙塔,进入这家素以“狼性文化”著称的企业,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叫做生活,什么叫做人生。

在里面工作,24个小时恨不得可以延长做30个小时用,一个人恨不得能变身为两个人来干活,因为那里似乎总是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在等着自己。里面的每个人都很厉害,并且非常忙碌。

与他们共事,使得我根本不好意思不忙碌,我总是想着怎么把工作做好,怎么不被他们甩开,怎么变得和他们一样厉害。每天看到他们都是元气饱满的样子,似乎总是准备好了充足的精力和智力去解决即将出现的难题和困境。

然而,人毕竟不是铁打的,尤其是有了几年的工龄之后,生病是家常便饭,不过在那样的环境里,根本不允许你展现自己的脆弱,一旦你暴露了,那便意味着你不行。所以,大家都强撑着。

去年项目赶进度,整个项目组成员连续几个月没有好好的休息,几乎是不眠不休,压力沉重得像座大山,军令沉重得像吨铁,每个人过得都很累。

后来项目顺利结项,我们得到的回报是十分丰厚的,但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巨大的。那段时间我突然疯狂地掉头发,连着大姨妈也变得不正常,如果不是因为我尚是单身,我一度会怀疑自己要做妈妈了。

每每看到微信好友们的朋友圈动态,旅游、美食、瑜伽,个个把自己保养得跟小仙女似的,让我看了着实羡慕。羡慕归羡慕,羡慕完了还得继续工作。工作和生活是很难做到平衡的,收入和健康成反比。

可笑啊,年轻的我们拿生命去换钱,将来等我们老了,却要拿钱来换命。

小六,92年,男,坐标北京

作为一个90后北漂程序员,最可悲的不是日渐衰老的身体总是出这出那的毛病,而是出毛病的时候,身边连个嘘寒问暖、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

去年夏天,某个深夜腹痛难忍,一个人蜷着腰、扶着墙勉强到楼下打车去了海淀医院挂急诊,急性阑尾炎,需要做手术。正是在这个时候,我悲哀地发现没有人来照顾动完刀子、躺在病床上休养的我。

我首先想到的是打电话给爸妈,让他们来北京照顾我。这个想法很快被我否决了。原因是老家距北京并不近,让等他们风尘仆仆地赶到这里,我的手术恐怕已经做完了,打电话通知他们除了徒增他们的担忧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用处。

思来想去,只有请护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山东男人,替我买饭拿药,扶我去卫生间……看着他忙来忙去的样子,我鼻头一酸,他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公。

小时候,父母出门在外为了生计奔波,把我扔给外公外婆。每当我生病的时候,都是外公背着我走上十几里的泥路去镇上医院看病。去的时候,我趴在外公的背上哭哭啼啼,回来的时候却很开心,因为每次看完病,外公都会给我买一把糖果装在兜里。剥一颗放进嘴里,糖还没嚼完,人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连做的梦都是糖果的甜味儿。

后来长大了,上了大学,做了码农,留在北京独自打拼,挣的钱可以买好多好多的糖果了,外公却已经不在了。

红星闪闪,89年,男,坐标广州

89年的,算个大叔了。多年的IT生涯早已将我从一个意气风发、英气逼人的白衣少年蹂躏成了一个满脸油腻、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

颈椎腰椎肩周炎这些职业病不是没遭遇过,疼起来去小区附近的中医馆扎几针缓解一阵,办公室里备着腰枕、护颈枕,疼痛时刻提醒着我注意,注意自己的坐姿,注意避免长时间久坐,哪怕起身离开工位去开水间打杯热水。

后来职位升上去了,不用整天坐在电脑前写代码了,这些职业病自然也就好转了。

然而,有些病却在加重。

多年前的我精力异常充沛,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即使白天劳累了一天,晚上回到出租屋看到女朋友,照样可以生龙活虎。现在呢,回了家只想躺尸。

哥们建议我去看看老中医,抓些药回来调理调理。老婆说,都老夫老妻了,算了吧。

那就算了吧,除此之外,生活似乎没什么不好。

编程不易,身体更重要,希望每一位90后码农都能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

作者简介:年素清,公众号码农故事汇(ID:sunianqingshi),一个会讲故事的程序员,讲述关于程序员与程序媛的悲喜人生。

————————————————

版权声明:本文为CSDN博主「CSDN 程序人生」的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csdnsevenn/article/details/100024441